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去探望外婆家隔壁隔壁的阿婆,儿时家里大人忙不过来,是这位阿婆零零散散地帮忙带了我不少时间。也帮了我们家很多杂事,虽是邻居,更像是亲人。
阿婆特别会包粽子,从小到大每年的端午节都会给邻居朋友送自己的包的粽子,哪怕是年过80的现在,也不会落下搬去几栋楼外的我们。
今年她没有来送粽子,去外婆家的时候也不见她在,家人都以为阿婆独居孤单,去找女儿一起住了,没放在心上。结果几天前,妈妈见到她回来了还瘦了很多,问了才知道得了肠癌已经化疗过一次了,顿时五味陈杂。
幼儿园的珠心算是阿婆教的,谈话中还能记得我小学的作文里形容得不错。外婆去世时家人繁忙,是阿婆帮忙折了纸钱,陪伴失去双亲的母亲。
在我短暂的近20年的生命里,阿婆是数不清的给我们整个家庭带来温暖和帮助的人之一,她的好绝不局限于对我们。阿婆送走了上一辈的老人,儿女都成家立业,本是好不容易能够安稳度过的日子里,却又碰上自己的重病,只有一声叹息。
在和她谈话的过程中,阿婆精神还不错,谈起自己8年前踩空肩膀脱臼现在已经灵活万分,谈起子女给她带来的药吃得感觉力道变大,并给母亲推荐。她说起每一件事都神采奕奕,完全不像一个已经经历了一次化疗的年过八旬的老人。
图片中的她正在说“那只好算啦”,眼睛炯炯有神。但她肉眼可见的瘦了,憔悴了,疲倦了,是语气神态的激动掩盖不住的疲乏。这些都让人痛心。
未来还有的五次化疗不知她是否能挺得过去,翻开相册看到这张昨天拍的照片,她的声音神态还鲜活如初,忍不住写下这些碎片段落,记录记忆里和她度过的过去和现在。
我遇见了很多这样的老邻居,他们给我的家庭和我的成长都带来了或多或少的影响,打算开一个系列,想要记录下这些温暖过生命的人们,他们是亲人却胜似亲人,甚至可以称为老师。
他们是家人外伴随我成长的人生导师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晓的时光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